吉林延吉通报四川警方押解嫌疑人系无症状感染者

(原标题: 四川警方押解走的嫌疑人系无症状感染者,吉林延吉跟进发通报)

5月1日,四川泸州报告了新增的1例无症状感染者,系一名从吉林省延边州延吉市押解回泸州古蔺县的犯罪嫌疑人。5月2日,延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已追踪到的此人密切接触者28人,已全部集中隔离。

钟杰建议,各地应组建能应对灾难和重大社会危机事件的心理援助专业队伍,这支队伍应在国家卫健委领导下,成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关推荐 广东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为境外输入关联病例 官方辟谣:关于网传古交出现一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为不实信息的情况说明 武汉学生返校后确诊 知情人:无症状感染者没进校园

延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接到推送信息后,州、市两级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高度重视,快速反应,调度州、市两级防控力量第一时间开展流行病学调查、追踪管控及核酸检测等疫情防控工作。截至5月1日24时,已追踪到与明某有接触的人员共93人,其中密切接触者28人,均已全部进行集中隔离;次密接者39人和一般接触者26人,其中33人已进行集中隔离,其它32人实行严格的单独居家隔离。上述人员首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无发热、无不适症状。对明某的居所和工作场所采集外环境样本10份,结果均为阴性,对涉嫌疫点已严格消杀。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州市疫情防控要求,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各项疫情防控措施,全力做好各项防控工作。

通报称,患者明某,男,30岁,吉林省舒兰市人,系犯罪嫌疑人。4月29日23时左右,古蔺县公安局将明某从吉林延边押解回至古蔺县公安局办案区。4月30日下午,明某在接受例行检查时发现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但无任何发热、咳嗽等新冠肺炎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影像学检查、实验室检测等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随即被古蔺县定点医院收治隔离。这名无症状感染者已被定点医院收治隔离,密切接触者已排查并转移至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曾停留场所已进行消毒处理。

这样的状态持续超过1周后,张悦悦鼓起勇气拨打了学校的心理援助热线。心理咨询师告诉她,不要紧张,要养好精神,增加抵抗力,并建议疫情结束后让家里人带她到医院检查。“咨询完也没感觉有什么帮助。”张悦悦有些失望。

大三学生张悦悦(化名)就读于广西南宁市的一所大学。疫情暴发后,她的父亲一直在前线工作,虽然父亲出门时会戴口罩,回家后会消毒,但家人偶尔的咳嗽还是让张悦悦焦虑不安。她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被感染了,每当看到患者离世的消息,她整个人就会感到紧绷,持续性的精神紧张使她夜不能寐,起床后会出现反胃和干呕的情况。

通报称,明某现居住延吉市,2月25日从舒兰自驾车辆返延后,居家单独隔离14天,无异常后返回工作单位。4月28日下午13时左右,明某在延吉市某汽修厂被四川警方抓捕,当天下午乘火车经长春、北京,4月29日深夜抵达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同其他9名嫌疑人被共同拘押于一派出所。4月30日,经当地疾控中心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明某被四川方面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5月1日,四川方面对明某进行血清抗体检测IgM和IgG结果均为阴性,表明明某为新近感染。

1月25日起,南京邮电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陆晓花开始做疫情期间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和咨询服务。她说,心理咨询需要建立关系、相互信任、表达情绪、面对痛苦并做出改变,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平时,高校一般一次心理咨询需要50分钟,每周一次,有的问题可能几次就能缓解,有的需要花上几年时间。疫情期间的心理援助服务一般是一次性的,不能解决深层次问题。”

5月2日,延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称,4月30日19时,四川省警方向延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办推送信息,四川省警方抓捕嫌疑人后,在进行羁押前例行核酸检测过程中,发现一名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明某。

2018年2月,中国心理学会修订了《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注册标准》,明确了心理师的注册登记标准。“截至2020年1月,我国达到这一专业标准的心理师不足1500人。”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陈仲庚临床心理中心主任钟杰说,“特别是一些高校心理咨询中心没有足够的、系统接受过职业训练的心理辅导老师,就从其他专业或科室调一些过来,这是非常不专业的。”

“科学成体系的心理帮助才是有效的。”钟杰表示,80%的人的心理问题,通过心理援助热线可以获得很大缓解,剩下20%的人,则需要转到专业心理咨询机构接受长期帮助。“我们需要多兵种作战,不可能靠单一兵种打赢这场战争。”

在一些专家看来,部分求助者之所以会觉得学校提供的心理援助作用不大,一方面是国内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治疗师缺乏,导致疫情期间从事心理援助服务的工作人员业务水平参差不齐;另一方面,公众对于心理援助存在理解偏差,对短短几十分钟的电话咨询抱有过高的心理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