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医疗系统因新冠疫情面临崩溃

新华社圣何塞9月9日电(记者范小林)哥斯达黎加卫生部部长萨拉斯9日警告,由于新冠疫情发展迅速,哥医疗系统能力已近饱和,很有可能崩溃。

哥斯达黎加当天报告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327例,累计确诊病例数突破5万,达51224例,累计死亡543例。

其实Uber对Postmates的收购早在6月底的时候就流传开来,这次只不过是将传闻落实。据悉Uber董事会此次是以全股票交易的形式收购Postmates,而Uber Eats的主管皮埃尔-迪米特里·戈尔-科蒂将继续负责整合运营后的外卖业务。

为平衡控制疫情和提振经济的需求,哥斯达黎加自9日起实施“有管控的重新开放”措施,大部分经济活动都被允许有条件恢复。但总统阿尔瓦拉多当天警告,如不能有效遏制新冠疫情的上升势头,哥政府可能被迫重新实行限制措施。

出行锐见让Uber遭遇生存挑战

希望企业和毕业生都能充分用好这个政策,稳住岗位,实现就业。

早在5月份的时候,Uber 就裁掉了大约1/4的员工,预计这将在一年内为公司节省10亿美元,此次的裁员涉及到了Uber 的业务发展、法务、政府、营销以及财务团队等多个部门,并且还关闭了全球45个办事处。

从Uber在2019年的财报可以看出,外卖服务正在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为了可以降低外卖的服务成本,Uber甚至还在研发无人机以便于提高外卖的运送效率。

据了解到,虽然 Xbox Series X 拥有 1TB 的空间,Xbox Series S 则拥有 512GB 空间,但在游戏大作体积越来越大的今天,其实也装不了太多游戏,而且还要剔除系统所占的空间,这对于数字版玩家来说可以算个不小的压力。

早在今年5月份,Uber就向美国另一大外卖平台Grubhub发出要约展开谈判,但最后却被荷兰的Just Eat Takeaway宣布以73亿美元的企业价值进行收购。

从上述新功能可以看出,微软等厂商已经开始着手去解决这一问题。

这样,对中小微企业来讲,每招聘一名高校毕业生,相当于可以同时享受上述两项补贴政策,加在一起企业每月都可拿到将近3000元的补贴。

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哥斯达黎加因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疫情管控较好。但随着经济重启,第二波疫情6月份暴发后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控制。

但目前DoorDash在美国占据约45%的市场份额,而Uber Eats加Postmates的总份额在37%左右,这意味着要想稳占外卖行业的霸主地位,Uber还需不断努力。毕竟Uber的CEO科斯罗萨西曾经表示,“如果不能够做到主导份额,我们就会退出外卖市场”,这也是为什么Uber要不断收购其他外卖平台的原因。

也有知情人士认为是Uber处于对反垄断的担忧而退出了收购谈判,这种想法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当时Uber真的收购了Grubhub,美国外卖市场可能出现一分为二的局面。

砸重金收购Postmates之后,Uber最大的对手只有DoorDash。对Uber来说,要想实现盈利,或许还是需要在外卖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为了尽快实现对投资者的盈利承诺,Uber开始多元化试水,积极探索新业务。而外卖正是那个可能取代Uber以出行为核心业务的新增长。

萨拉斯在卫生部每日疫情通报会上说,目前住院治疗的新冠患者已有509人,其中237人为重症,这在只有500万人口的哥斯达黎加是前所未有的。医院重症病房占有率已超过65%,医疗系统的崩溃“看上去将马上发生”,“国家处于非常脆弱的时刻”。

7月7日,Uber在官方公告中宣布将会以26.5亿美元收购美国外卖公司Postmates,在收购完成后,Postmates将被纳入Uber Eats的外卖业务当中。

在美国外卖市场中,DoorDash、Grubhub、Uber Eats、Postmates分别位居前四的位置,Postmates的体量显然要小于Grubhub,对Uber来说通过反垄断审查的概率也会大一些,并且它在美国多地稳定的市场份额也能够帮助Uber向更高层发起挑战。

比如玩家希望专注于某款游戏的多人模式,那么就可以删除这款游戏多人模式以外的内容,并可以再以后需要时下载回已经删除掉的内容。但前提是,这款游戏支持这项功能。

Uber近几年以“烧钱”而闻名,用烧钱换取市场的策略也让Uber的盈利能力遭到了质疑。今年5月份,Uber发布了2020年的第一季度财报,从财报中可以看到Uber的叫车业务严重缩水,共享出行业务的订单量同比下降5%为108.74亿美元。

但是这种形式也存在不确定性因素,所以这次政府明确提出为毕业生灵活就业提供社保补贴,为大家提供养老和医疗保障,解除后顾之忧,放心地灵活就业,大胆地创业发展,实现个人理想和价值。

也正是因为Uber的国际化程度,让它在这次疫情当中遭受到了比其他同行更高的风险。与此同时伴随着Uber的则是数不尽的亏损。

目前一些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很大,为了降低企业用工成本,激励挖掘高校毕业生岗位潜力,我们加大了补贴支持力度。

与此同时Uber此前大力扶持的金融业务也在近期宣布结束。Uber金融部门负责人彼得·哈泽尔赫斯特也将要离职,科斯罗萨西表示“公司将解除部分金融相关项目的优先级,其中包括信用卡、数字钱包以及针对司机的即时支付业务。”向金融转型计划的遇冷也让Uber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核心业务层面上。

在疫情期间Uber Eats的涨幅也让人出乎意料。在2020年一季度的财报中,Uber Eats业务的预订量同比增长52%达到了46.83亿美元,不断利好的势头也助涨了Uber在外卖业务上的野心。

各大行业在经过上半年的疫情洗牌后,或多或少都面临着不小的波及,对于Uber来说也是如此。乘客数量的急剧下降让Uber也受到了生存的挑战,为了节省开支,Uber不得不选择裁员。

从2009年到2019年,Uber的十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作为网约车的鼻祖,Uber在全球六大洲63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市场,当然也经历了从不少国家败退的落寞,但这依然改变不了Uber成为出行独角兽的高光时刻。

二是对今年招用本市高校毕业生的中小微企业,给予6个月的以工代训补贴,每人每月1760元。

在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看来,Uber不计成本的扩张时代已经结束。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现阶段迫切的想要看到Uber在盈利上的可能性,而Uber也试图通过持续创新、精准执行、加速全球扩张来巩固在行业中的地位。

一是对招用本市年度内高校毕业生的企业,按照最低社保补贴标准给予补贴,每人每月1162元,1年近14000元。

业绩和盈利压力下的多元化试水

Uber曾在公告中表示Postmates与Uber Eats地理位置和人群定位不同,两家企业更多的是互补关系;但即便如此外卖行业也并非那么好做;盈利是摆在任何行业面前的巨大难题,市场的激烈竞争让外卖平台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营销成本;同时不少餐厅因为外卖佣金太高不得不艰难求生,促使多地政府对佣金进行了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