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敢谴责港警遇法国警察就怂香港记协被网友嘲讽

(原标题:只敢“谴责”港警遇法国警察就怂,香港记协被网友嘲讽)

【环球网报道】香港记者协会又针对港警发“谴责声明”,声称“第四权天职不容侵犯”云云。有香港网民对此表示:记者组差办公,警察当然有权不客气。有网民发布“市民声明”:严厉谴责记协保护暴徒,抹黑警方,要求所有记者郑重道歉。还有网民针对反对派记者被法国警察打,香港记协脸书只字未提讽刺:为什么不谴责法国警察打伤记者呀?一视同仁喽!不敢?不认识法文?不是记者?

长期以来,这种策略似乎是可行的,直到该基金最重要的投资WeWork的IPO计划惨败,并给软银带来了巨大损失。

奥布莱恩表示:“蓬佩奥访问俄罗斯时,普京见了他。”他补充说,蓬佩奥与拉夫罗夫将在会晤期间进行“关于军控的一般性对话”。

还有网民则发布“市民声明”:严厉谴责记协保护暴徒,针对警方无理抹黑,要求所有记者立即停止干扰及伤害警察,并向警方郑重道歉。支持警方严正执法↓

2017年,愿景基金对19家公司进行了超过212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向WeWork的母公司We Co.投资44亿美元。外界对孙正义的大笔资金持怀疑态度。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创业计划的联合创始人史蒂文·卡普兰(Steven Kaplan)表示:“我们唯一一次看到这种规模的资金进入科技行业的时间是1999年,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而结局很糟糕。”

软银的过分乐观的投资者们确信WeWork的巨大运营损失和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怪诞行为并不重要,直到潜在的公开市场投资者提醒他们,这些的确很重要。

据俄罗斯为卫星网报道,拉夫罗夫访问华盛顿一事尚未正式宣布。俄方称,这一问题正在研究。美国国务院对访问日期是否已确定的问题,未作回复。白宫和国务院下周官方日程表上没有与拉夫罗夫的会晤,不过,这不意味着没有计划会晤或会晤不会举行。

报道称,如果拉夫罗夫将抵达华盛顿,这将是他自2017年来首次访问美国首都。当时,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待了拉夫罗夫。

据这些员工称,软银和愿景基金的工作场所“沉浸在老式华尔街的好斗中”。他们都描述了这样一种环境:对孙正义极尽恭维、内部斗争激烈,各种骚扰和合规问题,以及对风险的超乎寻常的高容忍度,所有这些都笼罩在一种普遍怪诞的氛围中。

软银愿景基金以对科技初创企业进行超大型投资而闻名,但现在这种做法已引发了外界的质疑。

香港记协12月16日在脸书发文,声称反对派媒体《癫狗日报》一名摄影记者以及香港浸会大学学生记者在12月15日暴力活动现场被警员及催泪弹袭击;有女记者15日在添马公园采访“控诉暴力大集会”期间被包围、谩骂,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对此“严厉谴责”,“第四权天职不容侵犯”云云。

香港记协宣称要捍卫“新闻自由”,频频发文“谴责”香港警方,遇到法国记者就噤若寒蝉。当地时间12月5日法国爆发大罢工,香港反对派聚集的网络平台“高登讨论区”脸书账号6日发布消息,自称其派出的记者在示威冲突现场采访时被法国警方投掷的“突围弹”炸伤。然而事发至今,香港记协脸书对此只字未提。

还有香港网民反问:为什么TVB被暴徒打烂相机,记者被暴徒打,记协不谴责?先谴责那些恐吓TVB记者的黑衣暴徒啦!“当日TVB记者被暴徒袭击,为何不见你们大张旗鼓地予以谴责?当第四权早已沦为政治工具,还有自命高尚的立场吗?简直可笑”↓

《彭博商业周刊》称,孙正义和他的“全男班”管理合伙人所遵循的策略,似乎“不在于任何特定的技术,而在于对最热门的初创公司下大赌注。”

这其中包括对WeWork前后多达107亿美元的注资、优步的77亿美元、披萨配送公司Zume的3.75亿美元。以及遛狗软件Wag的3亿美元。

据报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赖恩说,白宫正研究安排特朗普与拉夫罗夫的会晤,可能讨论的议题包括军控问题。奥布赖恩说:“你们等等看。但我认为,这一会晤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正加以研究。”

有香港网民表示,记者组差办公,警察当然有权不客气,全世界的记者没有恶过香港的↓有网民则怒称:请问记者做过什么?看见市民被几十人打有没有报警啊?用摄影机美化暴徒,都已经不是正常人啦;只知道拍警察不拍暴徒,是人都知道你报道偏颇啦,你值得尊重就没人阻止你;黑记协,香港之耻↓

此次香港记协这篇洋洋洒洒的“谴责声明”发出后,有网友对此讽刺:为什么不谴责法国警察打伤记者呀,一视同仁喽!你不投诉法国警方?不敢?不认识法文?不是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