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打赏行为规范可消除非理性打赏

网络直播打赏行为规范可消除非理性打赏

对打赏金额设置“上限”,对激情打赏设置“冷静期”,如同网络购物七天无理由退货一样,就是为了让人们在消费过程中规避种种非理性陷阱,防止冲动打赏。

唯独蓝白色的空姐制服,还一直挂在衣柜里显眼的位置,很好找。重新穿上,肖圆圆吸了口气,比三个月前紧多了。

彭帅助阵比赛 中网提供 摄

2018年9月,她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站在布鲁塞尔大广场建筑旁的回眸。这是她成为空姐之后第一次飞国际航线的目的地。清晨,随机组人员一起到达酒店后,她简单吃几口酒店的早餐,便脱下航空制服,穿上舒服的休闲卫衣和牛仔裤,踩着帆布鞋出门了。

她看中了一套阳光充足的公寓,卧室有一整面墙的玻璃。她跟中介和房东打电话磨蹭了好久,对方才松口100元,肖圆圆又在中介费上讨价还价,最终砍掉了700元。签完合同,需要交付三个月的租金和押金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窘迫。为了这点钱,她足足凑了一下午,晚上才把钱打过去。

长久以来,空姐这个职业还让她有种“这个世界好像与我无关的脱节感”。飞晚班的时候,肖圆圆经常需要4点半赶到公司开会,在路上会看到反方向拥挤的车流。那时候,别人都在往家赶。而回来的时候,晚上一两点落地,等待她的只有黑车师傅——出租车半夜费用很高,她一般会在黑车群里找师傅接机,15元就能送到小区。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生活在“牢里”。而只有当人们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失去的是什么。现在想想,那个可以自由飞行的世界,简直就是人类的黄金年代。

对激情打赏设置冷静期也与此同理。由于打赏收入直接关系到直播平台营收,也成为主播收入与获得平台流量等扶持的核心指标,不少主播会通过各种方式吆喝和刺激网友用打赏的方式为自己“冲锋陷阵”,有些直播间内还会将赠送礼物的粉丝进行排名,赠送高额礼物的粉丝会获得主播额外的关注和点名互动,这其实就形成了主播与用户之间以打赏换取差异化待遇的利益交换机制。有用户基于虚荣心、攀比心理激情打赏,但事后则会发现此举得不偿失,设置冷静期为用户提供了一个缓冲时段,让用户用更多时间思考打赏所带来的利弊及后果,避免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举动。

和这些国外的同行比起来,肖圆圆实在是太幸运了。随着中国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肖圆圆所在的航空公司开始增加国内的班次。在接到排班通知后,她第一时间分享给了关系好的同事。收到的回复是:“钱,终于是你赚了。”屏幕那边的同事待飞时间更久,只有她们彼此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正常飞行时,她每个月最高拿过一万五的工资,最少也有九千。而现在,基本工资甚至不够支付房租。

特殊时期,由于断航、封城,仍然在坚持运营的国际航班也变成了“救生艇”一样的存在。为了一张机票,躲避瘟疫的人们情愿付出七八万元的天价。4月,在一架从厦门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上,237个位置空荡荡的,没有一位乘客。但是返程的航班上,机舱已经被两百多名乘客塞满。他们几乎全部是中国的留学生。冯萌欣是那趟航班的空姐,她记得当地机场的部分工作人员还没有佩戴口罩,但大部分留学生都已经和她们一样,穿上了防护服。

重新进入机舱的紧张,从5月26日复飞当日的清晨就开始了。

小康家庭长大的她,不需要每个月给家里汇钱,工资都用在自己身上。不论领到多少,大大小小的开销总是刚刚好。但这个特殊的时刻,她发现,假如再不复飞,自己甚至连房租都交不上了。

在朋友和家人的印象中,肖圆圆过去是一种吵闹的性格。她喜欢和朋友开玩笑,给人起外号,笑起来也毫无遮拦。但自从工作之后,她开始变得安静。标准化,是这个职业留给她的痕迹。从被公司大巴送到机场,再到进入机舱。她们需要精致的妆容,统一的制服、行李箱,甚至是统一的步伐。这种痕迹从工作中那种标准化的微笑开始,一直渗透到生活的细节里。

甜美的微笑对肖圆圆来说并不容易。尽管这是她们最基本的素养。从培训的第一天开始,她们就会被要求微笑。但面对生人,她感到局促和尴尬。有一次在提供服务中,她因为没有微笑,被专程坐飞机巡视的检查员发现,扣了两千元的工资。

终于,她的时间跟这个世界同步了,只不过这是一个变得陌生的世界。肖圆圆从来没在出租屋里呆过这么长时间。她每天早上七八点就醒了,从睁眼开始,就面对手机屏幕,在抖音、游戏、微博和微信这些软件中来回切换。大多数时间,她都是自己在刷剧或是打游戏。

她还记得自己的生活是如何一步步陷入低谷的。1月底的一天,在从布鲁塞尔飞回北京的航班上,机组成员被口罩、护目镜和手套全副武装,一个没戴口罩的女乘客登机时被这样的阵势吓到了,冲她喊:“你们是在歧视我。”而一个月后,当肖圆圆再次飞这条航线,她看到另一位女士已经身着防护服登机了——她还自带了透明的类似塑料材质的坐垫,找到座位后,将整个座位都包起来,不让自己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接触飞机,就连脚下踩的那块地板也没放过。

首站昆明站比赛严格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所有参赛选手在进入球场前都经过防疫检查、健康码登记、测温等流程。最终,孙庭、李佳骏/孙庭分获最高级别的5.0男单、5.0男双冠军,其他各级别各项目冠亚军也分别产生。四强、亚军、冠军分别获得500元、1000元和2000元不等的奖金,冠亚军还获得了潮流网球装备。

这是她停飞前的最后一次飞行。肖圆圆知道,世界真不一样了。

那一天,肖圆圆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收拾行李,在50平米的公寓里走来走去,寻找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物件。往常这个过程只需要5分钟。但现在,所有的东西全乱了套。那个有些许磨损的紫色登机箱,以前会放在门边固定的位置,她直接拖着就可以走,这一次却需要重新整理。

人和人的关系也改变了。她惊奇地发现,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中,几乎没有人摘下口罩吃飞机餐。大家的距离比礼貌所需要的还要多,机舱里被一种独特的安静笼罩着。

客厅较软的灰色沙发宽敞得可以同时躺下俩个人,除了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她穿着睡衣在上面一躺就是一天。工作时的长期站立,让肖圆圆的腰出现了问题。飞十小时以上的国际航线会带来巨大的疲惫感,换班的时候,她将经济舱最后三排的帘子一拉,接近173cm的她,很快就能蜷缩在座位上睡着。

在国家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的指导下,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正在参与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和《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预计年底前将出台。规则出台的主要目标是解决目前网络直播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三大问题,通过人脸识别减少未成年人打赏,平台对单笔打赏的最高额度加以限制,以避免“天价打赏”的出现,对激情打赏设置冷静期等方式,从而消除各类“非理性打赏”现象。

彭帅表示,这是她第一次参加业余网球活动,今年受疫情影响,她的备战和训练计划也被打乱。“最好的调整和准备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彭帅还鼓励大家多多参与网球运动,享受网球带来的乐趣。

这些都是空姐这个职业带给她的礼物。世界以一种多样的、丰富的面貌呈现给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旅途的新鲜终于被工作的疲惫替代了。大多数空姐在飞了一段时间以后,旅途对于她们就重新变成了工作的附属品。她们被运往不同的目的地,无法决定去哪儿,或是停留多久,唯一不变的就是等待:等待启程和等待离开。

这份职业会消磨人的精力,表情似乎也成了一种消耗品。她现在能回忆起来最深刻的话,也是因为自己的表情。乘务长说她:“才刚飞就有了飞疲了的那种感觉,没有一个新乘的样子。”

正常的日子里,她也要在装满了人的狭窄飞机里忍受长达10多个小时的封闭,但每当抵达一个陌生的国家,她起码还可以逛街。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低于国内的价格,她也忍不住剁手。有段时间,她热衷于购买香水,每次飞国际航线都会去商场或者免税店。碰上喜欢的味道,就会买一瓶最大毫升的回国。

复飞的早上,公司要求的标准妆容,她一般需要20分钟以上完成,现在只花了10分钟。抱着不会有人检查口罩下妆容的心理,她下半张脸从粉底到口红全部省略了。今年让许多人诟病、呼吸难受的口罩,还很好地掩饰了她不太习惯的职业微笑。

待飞的生活是由一个又一个轮休的日子叠加起来的。每周六的晚上八点半,肖圆圆都会收到公司发来的未来一周航班计划,她要在上面寻找自己的名字。最开始,每次收到“继续休息”的信息时,她只觉得“爽”。对她来说,爽的意思就是:“躺着,真的是天天躺着。”

而在3月13日厦门往返马尼拉的一架飞机上,早上起飞时只有一位乘客,晚上返回时280个位置都坐满了。他们几乎都是游客。在马尼拉封城前夕,他们为了抢到一张回家的机票而焦虑。李晓言是那一班的空姐。回国的第七天,她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当天航班上有确诊乘客,机组所有成员都需要集中隔离。她一下就慌了,开始回想在飞机上与乘客的距离,她记起来俯身帮助询问填表的乘客讲解细则。庆幸的是,她最终是安全的。

时隔三个月,肖圆圆盯着舱门,突然发懵了。

肖圆圆高高瘦瘦的,留着过肩的黑色长发。头发没有烫染的痕迹,从头顶中分到两边,露出了她干净的额头和肉肉的脸颊。学生时代厚厚的挡在额头前的刘海,上班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她喜欢化平眉,眼睛和鼻头也是圆圆的。按照公司要求,手上需要涂透明甲油加一点白色的边。

踏入三个月不见的机舱,她开始重新面对乘客,重新提供标准化的服务。她不需要太多的脑力和社交,而只需要聚焦于一次飞行,让乘客有舒适的旅途,安全地抵达目的地。无论是在一个正常的日子,还是在一个特殊的日子,这都是肖圆圆每次工作的任务,也是她目前最理想的状态。

但她已经不能再忍受停飞了。

每年传统的网球中国赛季中,网球爱好者都会来到中网和球星近距离接触,中网业余联赛同样给昆明球友提供了和球星面对面的超级福利,大满贯双打冠军、前双打世界第一彭帅和十位幸运球友进行五场“挑战大满贯冠军”抢七赛。

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就是打赏,然而,由于人的素质、性格差别较大,有的人天生容易性格冲动,大手大脚,有的人则会陷入某种执念,为了某个虚幻的主播“偶像”不惜豪掷千金,还有未成年人缺乏自制力和判断能力,在诱导下用父母血汗钱潇洒“刷火箭”。此类现象并非个案,由此引发用户与直播平台的纠纷不断,不利于直播行业的良性发展。

她被房东通知搬家,不得不开始重新找房。在以前,这不是为难的事。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日子仿佛永无尽头。打游戏是她发泄情绪的方式。最开始接触游戏,是肖圆圆离开家去参加空姐培训的时候。那时,她有大把的时间在酒店里度过。游戏世界里,虚拟地“杀”掉对手会让她觉得很爽。而被“杀”,她就会在游戏里“口吐芬芳”来发泄不满。

至少空姐这个职业可以带给她一点好处:工作和生活严格地分开。只要她离开机场,就不需要再思考任何与工作相关的事情。她开始自己做饭,还准备学习油画。闲暇时,她会打开自己喜欢的韩国电视剧和综艺,《Running Man》已经从头追到现在。

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肖圆圆见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海,但她不喜欢的是:在这个城市里逛着街,会突然遇到一群拿着枪的魁梧士兵。机缘巧合之下,她还去过一次罗马,一个初夏万里无云的蓝天迎接了她,她一边快乐地跟着偶遇的小鸽子,一边在磨损了千年的石板路上小跑。

因此,对于打赏金额设置“上限”,是对用户权益保障的首要方式。如果任由打赏金额无限额,也就等同于将直播标价为某类准奢侈品。尤其是随着移动支付的流行,相比于现金支付,不少人会产生对于资金支付的某种“钝感”,从而在直播营造的某种氛围中头脑发热,而以超出自己实际承受能力的金额打赏。

而通过人脸识别等方式,也能更加有效甄别未成年人用户,避免孩子被卷入直播打赏。既然短视频、图文信息等免费服务,都需要建立未成年人版本,减少未成年人接触不良或者不符合其目前心智的各类资讯,收费的直播打赏服务就更应采取这一模式,建立未成年人保护的直播领域防火墙。

据国际航协报告显示,2020年4月,客运需求断崖式下跌94.3%。这是自1990年开展客运调查报告以来,出现的史上最大降幅。进入6月,欧洲开始讨论开放边境,国际航班也在逐渐增加,但这个过程和空姐们迫在眉睫的生活相比,实在是太缓慢了。

没有航班,意味着肖圆圆每个月只能靠2250元的基本工资生活。这几乎与北京的最低工资标准持平。

对打赏金额设置“上限”,对激情打赏设置“冷静期”,如同网络购物七天无理由退货一样,就是为了让人们在消费过程中规避种种非理性陷阱,尽最大可能防止因某种人为营造的情景、氛围而冲动消费,提供给消费者事先或者事后放弃的权利,这也是对企业与消费者关系中,对于相对处于弱势的后者以更多救济。

在莫斯科十月就已经下雪的傍晚,她想找一家有落地窗的烤肉店吃热腾腾的五花肉;而柏林十一月风雨交加的一天,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柏林墙的一个涂鸦前拍了照。肖圆圆最远从北京酷热的八月起飞,经过北极,然后穿着卫衣坐在加拿大的露易丝湖边,看着远方的雪山和森林;而在六月的曼彻斯特,她在晴雨天的街口用手来挡住细雨。

她在广场周围的商铺里买比利时的Godiva巧克力吃,然后去寻找历史书中撒尿小童的雕像。直到她走到才发现,这个有着典故的纪念雕像就在一个普通的街角,被栅栏围起来,看上去像一个还没有自己脸大的玩具。

中网业余联赛创办于2009年,是中国网球公开赛全国性的网球普及推广活动,也是国内创办时间最早、举办城市最广、参赛人群最多、影响力最强的网球赛事之一。今年虽然中网停办,但业余联赛则将迎来升级,中网将携手首创置业在全国七个赛区(昆明、北京、成都、重庆、沈阳、武汉、上海)进行,各赛区冠军将于12月进行年终总决赛。

接下来两个多月内,中网业余赛事还将来到重庆、成都、北京、武汉、沈阳、上海等地,第二站重庆站将于10月31日-11月1日开打,其他赛区的报名也在陆续开放。(完)

肖圆圆开始不再对目的地感到好奇。大多数时间,她都选择在酒店里度过。她也常常逃离回家。2019年工作强度最大的时候,她在一个月内飞了5次国际航班,往返于北京与布鲁塞尔、卡尔加里和柏林之间。由于疲惫过度,3月和6月,她甚至请了两次长达一个月的病假。最后一次微博上更新国外定位的照片,是2019年年底在布鲁塞尔的那一周。照片里没有她,也没有景点,只有冬季傍晚的阴天下,一排还没被点亮的路灯和毫无生机的树枝。她在朋友圈里同样发了定位,配图是八张在酒店吃的餐食记录,并写道:“记:牢里的日子。”

这是一种人性弱点,但直播平台不能利用乃至放大人性弱点,对打赏金额的“上限”,其实是监管部门要求平台所采取的自律举措,从而遏制用户的非理性成分。

飞行前一天的复飞考核,即使她用口罩和帽子把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居家附赠的10斤肉,还是轻而易举地被同事发现了。她有点担心。公司对她们的形象有要求,如果被监督员发现她的身材走形严重,她将面临一段时间的停飞,直到瘦到标准线以下。

她还能够回想起来工作第一年带给她的惊喜。世界以一种崭新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喜欢旅行,读书时去过韩国和美国,而这个工作给了她更多机会。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抵达这么远的地方,看到这么多完全不同的生活。每飞到一个新的城市,她就会发一张自己戴着笑容的单人照和定位到微博上。

就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世界航空业正在遭受着重创。当地时间3月5日,英国Flybe正式宣布破产。这家有着40年历史的英国最大国内航线运营商,成为全球疫情中倒下的第一家航空公司。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月份以来,全球已经有近20家航空公司申请破产或倒闭。最新的一家是拉美第四大航空公司墨西哥航空集团,而股神巴菲特也选择清空了手中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股票。

任国强说,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一是深化兵役制度改革的需要。随着征兵工作改革不断深入,国务院、中央军委明确由“一征一退”向“两征两退”改革,征兵工作流程、方式方法等将发生重大变化,需要在国家层面加大对全国征兵工作的统筹指导。二是凝聚军地工作合力的需要。征兵工作涉及面广、社会性强、跨军地跨部门,客观需要在国家层面建立军地协同、上下衔接、顺畅高效的组织领导体制,加大统筹协调力度,合力推进工作落实。三是健全征兵政策制度体系的需要。征兵政策与服役、退役政策密切相关,建立该联席会议制度,有利于强化部际之间业务协同,构建系统完备、衔接配套的政策制度体系,提升征兵工作质量效益。

但她想不到离开这个职业,还能去做什么?身边有同事待飞时靠直播赚钱,她不能接受。没有经历过办公室职场,她对朝九晚五的生活也只是偶尔想象。她担心坐班的生活会附带社交,而这件事她并不擅长。

至本月6日,警方又向24人发出传票,包括上述人士中的12人,控告他们于今年6月“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其中李卓人同时被控“举行一个未经批准集结”。至20日,港岛总区公众活动调查组人员经进一步调查后,向72岁的杨森发出传票,指他涉嫌“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案件同暂定于9月1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当日将共计有26人应讯。

裁员、停薪、破产,以及请求政府救助,成了今年航空业的常态。澳航给2万员工放假,美国航空业超过10万名员工自愿降薪或提前退休。7月1日,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宣布全球裁员1.5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0%以上…….

被高楼遮挡住的阳光,建筑商为了利益压低的层高,加深了她的压抑感。她本来想要休息,却越来越觉得疲惫。三个月过后,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适应工作的节奏。时间的感觉更迅速地消失,有时候,晚上十点之后收到的消息,她通常早上七点睡醒才能看到。而平日里,那个时间她可能正在化妆,准备一个国际航班的通宵飞行。

最初,这种生活意味着一段漫长的休息。在这个阳光无法直达的出租屋里,她连续一个月没和人面对面说过话。很快她发现,这种生活还是另一种与世界的脱节,她再次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无关了。

继续休息还意味着,她不需要再和旅行团打交道了。对于主飞欧洲航线的肖圆圆来说,老年团是空乘人员的“噩梦”。如果是年龄比较大的老人,他们往往听不清她说话,有时还会有人不停在机舱内走动,或者做大幅度的“广场舞”。

报道称,这26人除黎智英、李卓人外,还包括何俊仁、邹幸彤、蔡耀昌、张文光、麦海华、尹兆坚、赵恩来、梁耀忠、梁锦威,郭永健、陈皓桓,梁国雄、何秀兰、梁国华、胡志伟、朱凯廸、黄之锋、罗冠聪、岑敖晖、袁嘉蔚、梁凯晴、何桂蓝及张崑阳,再加上20日列入被控名单的杨森,其中罗冠聪及张崑阳已潜逃离港。(海外网 吴倩)

□毕舸(财经评论人)

成为一名空姐对她来说非常偶然。2017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最开始的职业理想是做一名记者,但是在电视台实习了半个月就放弃了。如果有机会,她还想转行去时尚媒体,但是她对这个领域没有经验和了解。因为从小都长得比较高,周围的叔叔阿姨就开玩笑说,以后去当空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航空公司的招聘信息,抱着尝试的心态投了简历,没想到成功了。

待飞了三个月后,她开始怀念逝去的日子。

花呗和信用卡能预支的额度已经快要用完了。肖圆圆今年最贵的开销,是一瓶420元的粉底液——家里的那瓶不小心打碎,为了工作,她不得不重新购入。

和航空公司大部分在北京基地的乘务员一样,她住在了离公司通勤只需要15分钟的顺义。因为距离,她很少去三十公里外的繁华市区。来北京两年了,热门景点也只去过天安门和野生动物园。

据称,《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将以推动行业自律为主,也就是各大直播平台负责以上几类新举措的日常落地。那么,一旦各大直播平台没有切实履行以上举措,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有关部门可以对此采取怎样的惩戒手段,其惩戒力度要达到足够的威慑作用,这些细节还有待《管理规则》进一步细化,并且广泛征求各界意见,形成更为全面和完善的平台自律、社会监督、政府监管三方合力。

哭对她来说却是刚飞行时的家常便饭。工作中遇到稍微尖锐一点的词汇,都会让她觉得委屈,她的眼泪会止不住往下流。而飞机上的厕所,是可以短时间内隔绝乘客和同事的避风港,她需要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发泄完自己的所有情绪,再重新站出去面对乘客。

但没日没夜地面对电子屏幕,开始让她感到崩溃。想看看窗外,却因为自己二楼的房间临近商业街,目光所及,只有商铺的后门和白墙。平日里就没有太多行人经过的街道,更寂静了。她开始怀念那些没有瘟疫的正常的夜晚,偶尔从街边会传来驻唱歌手的演唱。

因为害怕出错,她在脑海里反复回想工作流程,手上的动作开始变得缓慢。即使是在平日,当需要手动关闭舱门时,她也会感到紧张。如果遇上调皮的小孩试探性地摸门把手,她会吓得马上制止。一旦出错,对她来说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终结”。而现在,这套动作她已经三个月没有操作过了。

没人能提前预知这场瘟疫对航空业造成的破坏。密密麻麻的国际航线,将地球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连成一个整体,人们已经习惯了搭飞机旅行的生活。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各国政府都出台了航空管控措施,地球停摆了。

对她来说,那是一种生活的安慰。两年来,她收藏了一大堆护肤品、化妆品、香水。遇上不合适的或者不再喜欢的,再去网上二手市场以半价卖掉。花费最多的一次是在罗马的一家商店,肖圆圆看到了一直想购买的名牌包,觉得价格合适,便咬咬牙,分期半年刷了一万多的信用卡,直到去年年底才还完。

肖圆圆分享最多的是布拉格。她总是喜欢从酒店乘坐二十多分钟的地铁,到查理大桥上散步。布拉格所诉诸的,是一种更为微妙而稀有的感情。那上面有各式各样的摊贩,提供肖像服务的画家,唱歌的演艺人,还有卖各种纪念品的手艺人。她喜欢河岸有着尖尖的红色屋顶的东岸布拉格老城,而远处的城堡正散发着欧洲童话的气息。2019年9月,她又分享了自己在查理大桥上的照片。一个月后,飞往布拉格的航班停飞了,她再也没有踩过查理大桥的鹅卵石。

她也不需要再去照顾大声哭闹的熊孩子了。他们会直接将疲惫和不舒服转化为高音贝的尖叫和哇哇大哭。有一次从比利时飞北京时,一对法国夫妻带着的两个小孩,从上飞机开始就尖叫吵闹,一刻都没有消停。飞机上,一位四五十岁的北京大哥直呼要去打小孩,她们马上过去道歉。即使她知道自己也有童年和老年,但那些时刻仍然会心烦意乱。

标准的制服和标准的妆容背后,肖圆圆和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喜欢购物和旅游。她的职业微笑曾让她觉得尴尬,她曾因为自己的工作与世界脱节而苦恼不堪。但现在,她开始无比怀念那些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飞行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