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创业者将第二家公司卖了20亿美元他们做对了什么

特纳和温伯格以810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们的公司Invite Media卖给Google时,才24岁。八年后,在他们32岁时,将下一家公司Flatiron Health卖给了罗氏(Roche),价格近20亿美元。

Flatiron Health是一家医疗大数据公司,它们在2016年开始真正发力。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6年宣布了《国家癌症“登月计划”》,它允许使用临床试验数据之外的数据来作为新药物批准的依据,因为临床试验通常覆盖的人群范围比较小,只使用临床数据有可能会扭曲结果。Flatiron可以用技术手段收集比通常情况下多得多的有效医疗信息,对信息的处理又更精细化,更有针对性。

在这个阶段,他们拥有良好的业绩记录和信誉,有较充足的起步资金,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不低。为了探索新的创意和商业想法,特纳和温伯格开始进行天使投资,而正是这一段投资经历让他们接触到很多初创企业的创业者,并对医疗保健行业有了更多了解。基于这些了解,他们之后开始了Flatiron的创业。

有了创业的意愿后,两位创始人为自己的新业务规划了一个方向,并观察了行业里的资金流和产业链是如何运作的。之后,他们更仔细研究了在线广告行业,发现广告主的需求与实际的供给,还有广告实际投放的精准度之间,存在严重的错配。这让他们找到了这个市场中的痛点,首先把目标锁定在与广告相关的视频内容的分发和货币化。但是在创业最初的一年半中,公司的具体业务方向几经变化,也经历了从“我们在探索某一领域”到“我们发现了有效的模式,开始雇佣大量员工,开展一些业务”的阶段。在那一年半中,他们的投资人心情挺焦虑,但也帮助了他们不少。

谷歌收购了这家成立3年的公司,并邀请两位联合创始人与技术团队与它们之前收购的DoubleClick产品进行集成。而在谷歌期间,两位创始人也开始探索新的商业想法,寻找下一个创业机会。

连续创业者会不厌其烦的扩大自己的有效人脉圈,并会和这个圈子里的各种资深的人(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深入的交流,尤其是那些与自己的知识没有重叠的创业者。他们非常好奇,对事物在本质上运行的方式真正有兴趣,这甚至成了一种本能。

不过球员时期的汤姆贾诺维奇并非因为个人表现出名,而是因为一次斗殴——1977-78赛季的一场比赛,火箭队和湖人队发生肢体冲突,汤姆贾诺维奇跑上去拉架,不料被湖人队的科米特华盛顿一拳打在脸上,汤姆贾诺维奇当时就直接晕倒过去,赛后诊断他的脸部、下颚、鼻子都发生了骨折,后颅骨也因为倒地破裂。

最经典的是1994-95赛季,火箭在常规赛只取得了西部第六的战绩,并不被看好。但是他们从首轮开始,连续下克上卡尔马龙率领的爵士、巴克利率领的太阳、大卫罗宾逊率领的马刺,成功打进总决赛,总决赛上火箭又横扫魔术完成了两连冠——这是历史上唯一一次下半区的球队拿到了总冠军。争冠路上,汤姆贾诺维奇说出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不要低估一颗总冠军的心。”

Flatiron希望将数字与医疗这两个世界结合起来,让人们对整个癌症的治疗做的更好。两位创始人并非医学出身,但他们开始向医生,患者,具有治疗经验的人尽可能的学习。最终,在Flatiron正式推出之前,他们至少与500位医生、医院管理员、保险公司从业人员、私人诊所运营者等相关人员有了深度的交流。

特纳和温伯格的故事与其他成功的连续创业者的成功故事有很多相似之处。

多年来,我研究了不少连续创业者,他们通常能够创立不止一家成功的企业。这项研究的价值在于,如果他们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成功,那么就不太可能仅仅依靠好运气或好的经济环境。相反,我的发现是,成功创业者都有一套收集大量信息,并对模式和创业假设进行检验的方法;他们还拥有庞大但不冗余的人际网络,可以用来碰撞想法,汇聚资源,产生解决方案。

他们的第一家公司Invite Media最终出售给Google,产品叫Bid Manager。它的模式是帮助广告代理商和广告主更高效和精准的对接,是一个通用的广告购买平台。他们的业务成为了在线广告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个生态系统是很多互联网公司获取收入的渠道。

创建Flatiron Health这家公司,创始人最初的动力是个人化的,特纳的年轻堂兄弟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而医疗系统对他堂兄弟早期的误诊和许多其他问题,让他相信,癌症治疗系统中信息流的自动化是一个重要的大问题。

汤姆贾诺维奇的名字相信很多球迷也不会陌生,他是姚明新秀赛季的恩师,姚明几年前入选名人堂的时候,第一个感谢的教练就是他。此次入选,汤姆贾诺维奇也是以教练的身份,但是他的球员经历丝毫不比教练生涯逊色。

退役之后的汤姆贾诺维奇并没有闲着,他在1991年接手了火箭主教练,这一当就是12年,12年时间里,汤姆贾诺维奇多次带领火箭打进季后赛,最高光的是1994年和1995年,他帮助火箭连续两年拿到了总冠军,除此之外,他还曾经带领美国男篮拿到了2000年的奥运金牌。

这得益于他们作为连续创业者,能够有强大的动力和人脉去找到合适的人学习,所以才能迅速的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同时,他们具有很强的行动力,看到一个方向后会组织一切力量去实现它,并且也不怕在认知更新后修正方向和轨道。他们寻找模式的方法也非常清晰明了:是否存在供给不足的细分市场?在产业链上的各个节点,是否在流程上还有滞塞,我们能做哪些改进。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在发现这些机会后总会马上行动,并能够凭借直觉和经验制定出有效的快速学习的计划。

特纳的创业是从业余爱好开始的,之后转变成可以赚钱的生意,涉及了食品交付,网页设计和蛇类养殖等多个领域。而正是在经营蛇类养殖这一业务时,特纳意识到了互联网的好处。

特纳和温伯格做了一些早期投资,与大量不同领域的创业者接触,开拓了新的视角,这让他们对未来的趋势有一个更清晰的判断,最后决定做了Flatiron这家公司。

第二次创业:从在线广告到医疗保健

特纳在沃顿商学院与温伯格相遇之后不久,就一起在Video Egg公司实习,在这里他们注意到了在线广告行业中存在的问题。这启发了他们建立之后新公司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汤姆贾诺维奇过去三年都获得了提名,可惜没有一次入选,这一次其实是他第四次冲击名人堂,四年后他终于如愿——略显遗憾的球员生涯,加上冠军点缀的教练生涯,汤姆贾诺维奇此次入选名人堂绝对是实至名归。

基于此,两位创始人放弃了在医疗保健领域其他的一些看起来很有钱途的方向,例如保险、医疗事故处理等。转而建立一个能够将每位癌症患者整个治疗过程的数据进行结构化和视图化的数字平台。

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有哪些特性?

作为70年代联盟最好的前锋之一,汤姆贾诺维奇一共作为球员在联盟效力了11年,并且这11年全部都是在火箭度过,他曾经入选过5次全明星,带队打进过5次季后赛,职业生涯最高光的一个赛季,汤姆贾诺维奇场均可以拿到24.5分9.0篮板3.1助攻。

作为非医学出身的人,特纳和温伯格创建的Flatiron能够从医疗机构获取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数据,并能够使用这些数据进行复杂的分析,以便更好的为患者确定更有效的治疗方案,甚至能从这些海量的信息中找到一些之前没有的治疗模式。

此后汤姆贾诺维奇经历了多次整形和休养才重返赛场,他在回归必须要带着厚重的面具,尽管如此,他依然交出了场均19.0分7.7篮板1.9助攻的表现。因为要持续接受手术,汤姆贾诺维奇最终在1981年就宣布了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