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当医院院长

疫情之下,医护人员是最忙碌的人。

一位是武汉本地医院的院长,一位是陕西援鄂医疗队的队长,在与新冠病毒斗争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支援的力量来自全国各地,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12省市14支医疗队共3500余名医护协同作战。问题却也接踵而来。

作为全国知名的内分泌专家,施秉银亲自参与了院内每一位重症患者的诊疗,他说,“挽救每一位患者的生命是我们的头等大事”。

12省市14支医疗队共3500余名医护,张丙宏院长作为总指挥如何管理?

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武汉疫情严峻。

带领“精兵强将”,支援来了!

病房急需改造,工人哪里找?

央视网《院长说》系列采访截图

紧急命令下达,张丙宏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第二是统一管理,一定是我们一起来管理,不可能是哪一个队哪一个医院自己去管理,不可以;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即将进入污染区的护士们在穿戴防护用具。

医院只能向火神山医院工地“借人”,派车把工人接来,才按时完成改造,这时床位有400张。

培训医护、改造病房、接收病人、协调物资、保障后勤供应……数不清的工作如山塌一般压来,张丙宏曾连续30多个小时没睡觉,接了300多个电话,直到手机电量耗尽,“人也撑不住了”。

“惊心动魄”的紧急任务

人文关怀同样不落下,在施秉银负责的两个病区内,医患建立了交流微信群,患者有什么问题,随时随地可以通过微信和医护人员进行交流。

有人说,慈善捐赠就像“玻璃缸里的鱼”。对于地方政府部门和慈善机构而言,公开透明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选项。一方面,要迅速提高自身的专业化水平和管理效能,认真把每一笔捐赠财物,按照捐赠方的意愿,及时落实到该用的地方去;另一方面,还要做到预算程序科学、分配环节公正、执行过程透明,随时准备接受社会的监督和质询。

第四是统一流程和规范,标准不适应的我们做适当修整。

2月5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被确定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当天要将床位扩充到800张。

第一是统一指挥,无论你从什么地方来,无论你的地位多高,到了我们医院就必须统一指挥,听我指挥或我们指挥部的指挥;

第三是统一诊疗标准,严格按照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诊疗指南来;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被确定为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定点收治医院。

这样的改造花费是有限的,但如果发生一次疫情,花费比这个投入大得多。就像消防一样,宁可它一百年不用,但是一用起来就能派上用场。

面对病毒肆虐的疫情,抗“疫”一线口罩、防护服等物资短缺令人揪心,更激发出社会各界的爱心。连日来,从各行各业积极捐款捐物,小学生也拿出自己的压岁钱,到留学生从海外背回口罩,社会各界通过各种渠道为抗“疫”一线供应物资,让人们感受到了疫情面前的大爱与责任。

张丙宏院长表示,未来新院区的建设,可以做一些双通道的打算,一开始就把医生跟病人的通道分开,院内感控做好,该密封的密封好。

张丙宏院长表示,管理上强调“四统一”。

实现慈善捐赠公开透明,不能止于简单地晒账本、晒善款。更重要的是,要从捐赠财物的接收、分发到具体去向和用途,各个流程和环节都尽可能做到公开透明,让每一笔财物的使用都可追溯、可查询。令人欣慰的是,最近浙江、广东、安徽等地出台的省级疫情防控法规中均提出,让慈善捐赠公开透明,全程监督。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依法监管、切实用好每一笔捐赠物资,才能最大程度地激活社会善意,不辜负每一份信任。(祝 伟)

施秉银院长对医患关系十分感慨,他说:“有出院的患者流着眼泪,说将来一定会到西安去看我们,也有出院的老同志说将来一定要委托子女到西安当面感谢我们,所以我们也非常欣慰和高兴。在这里也要感谢我们的医护人员付出的艰辛努力和劳动。”

施秉银进入隔离病房查房

还是2月5日,还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支援来了!

在疫情面前,人们的慈善意识空前高涨,但同时人们也关心,这些捐出去的财物用好了吗?用对了吗?所以说,精准用好每一笔财物,才能回应人们的期待,这也是对社会爱心的最大负责。从疫情初期曝出的几起物资捐赠事件来看,相关部门和地区慈善机构尽管付出了很大努力,但在公开透明方面离群众满意度尚有差距。不久前,湖北省纪委监委公开通报,对湖北省红十字会有关领导和干部在疫情防控期间接收和分配捐赠款物工作中存在的失职失责问题予以严肃问责。这也说明,只有把工作做得细一些、再细一些,实一些、再实一些,才能更好地回应诉求、提升公信力,让善意与爱心充分汇聚。

2月7日,西安交大一附院133名多专业“精兵强将”前往武汉,西安交大一附院援鄂国家医疗队集结!

施秉银院长带领团队援鄂,有何体会?

经历过这次疫情,两位院长对未来医疗体系的建设又有何感想?

央视网《院长说》系列采访截图

病床从400张增加到800张,张丙宏带领医护人员在三个小时之内完成任务。那天下着大雨,他们整个晚上都没有睡。

施秉银院长表示,最近几年,很多医院传染科变成了感染科,这是基于很多传染病得到了有效救治,比方说乙肝、丙肝等。

医护人员齐上阵,将分散的病床拖至指定病区,又成立12个人的“敢死队”,进病区去放床。

武汉大学人 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救治指挥部总指挥张丙宏回忆道,26日、27日工人的工价开到1000多块一天,但是到了28日,开到6000块一天都招不到人。

施秉银是西安交大一附院院长,当天他带领3名医护骨干紧急奔赴武汉,提前熟悉将要接管的七、八病区情况,根据病区收治能力和患者情况“排兵布阵”。

但是传染病学科对于人类健康的保障作用不能忽视,就像国家,不能说因为没有战争就不做国防建设。所以,一定要加强传染病学科、传染病人才培养的工作。

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王陆进在昨天(20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有些企业2月份已缴社保费、医保费,将按规定进行退抵,缓解企业经营困难。

据他介绍,除了一些很危重的患者,其他有手机的患者都加到了微信群中,每天互动频率很高,患者和医护人员都很积极地在群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