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杯国足不敌日本这场差强人意的比赛不容细想

东亚杯男足赛首战,“中国二队”1比2不敌“日本三队”

这场差强人意的比赛不容细想

这一暖一寒,恰似2019年的中国足球。里皮回归让人以为又找回了希望,归化球员的系统工程大张旗鼓地进行着,一时间,很多人都觉得世界杯再一次近在咫尺。然而,与过去那些年总和中国足球结伴而至的“然而”一样。只那么一下子,一切又近乎归零。能赢的没赢,该输的输了,连里皮都把自己的天价高薪看作烫手山芋,国家队前景悬而未决……

结局或许多数人猜到了,倒是故事的开头留下了一些温暖的不同。但这依然是一场不容细想的比赛,无论细节还是对手。也没有时间细想,对于刚刚过关的李铁和中国选拔队,15日对阵“韩国二队”一战,才是更严峻的考验。

其实对手也紧张着,在比赛前15分钟。虽说是由日本国家队主帅森保一挂帅、抬头也是如假包换的“日本队”,但实则与“中国选拔队”争斗的,是一支或许勉强能称为 “日本三队”的球队——队伍以在日本国内踢球的东京奥运会适龄选手为班底,加上两三位有过世预赛非主力参赛经验的成熟球员,别忘了,目前在欧洲踢球的日本球员有三四十位之多……

1999年7月23日,法子英持枪与警察对抗后被抓。当年11月,合肥市中级法院以绑架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法子英死刑。他的同案犯兼情人劳荣枝,则隐姓埋名四处逃亡,直至今年11月28日在厦门落网。

与劳荣枝一家人熟识的张慧介绍,这些年来,关于劳荣枝犯案的各种坊间议论,给劳的家人带来不少困扰和伤害。

据劳荣枝当年的学妹陈艳了解,劳荣枝在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只上班了一年左右。“她教书的时间的确不长。”李明介绍,劳荣枝当年应该是停薪留职,离开了学校,“她可能觉得当老师工资太低了。”

在距九江实华学校约4公里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旧址,院内的红砖老房已租用成麻将馆,原来的学校铁门已经破旧,门口墙体上隐约可见学校名称的黑色字体。

在小学当老师教语文,认识法子英后离开家乡

(本报釜山12月10日专电)

12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中石化九江分公司的职工住宅区,见到了劳荣枝的二哥。他穿着蓝色的职工制服,神情凝重,正接受几名便衣警察的询问调查。

一直喜欢沉默踢球的中国队员们,不断地在场上大声呼喊着招呼着队友;无论在后场还是前场,他们一直努力用身体挤撞日本对手……从李铁赛后的点评里,也可以看出这就是战术中的一部分:“日本队的控制等方面确实很强,而我们在力量和速度上有一定优势。”而他最担心的仍是集训时间过少,导致队员之间缺乏默契,由此可见,队员们大胆喊出声不啻为弥补“默契缺失”的最简单办法之一。

单就天气预报所显示的数字,釜山气温与上海大体相当。午后的阳光有些过分温暖,不由令你摘去围巾、脱掉帽子。可太阳西斜时,地面的所有暖气似乎就被一下收罗走了。入夜时分的九德体育场,冷得让人觉得下午的那一缕温暖简直如同骗局。

在小学和初中,劳荣枝的学习成绩都不错。1989年,她考入九江师范学校,成为幼师专业的一名中专生。在比她低一届的学妹陈艳(化名)印象里,劳荣枝长相漂亮,身高一米六多。“在学校的时候,她应该没有谈过恋爱。”陈艳说,九江师范学校1989届幼师专业只有一个班,那时同学之间的交往比较保守,她对劳荣枝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多,“她们班的同学好像都比较乖,因为她们班主任是那时全校最严的班主任。”

1992年从九江师范学校毕业后,劳荣枝被分到了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

紧张情绪的僵持时段,中国队略胜一筹。但当对手逐渐适应了节奏,熟悉的“正常”戏码再次回归。第29分钟,日本队打出了一次非常日本足球的快速短传配合,仅三脚触球就撕破中国队防线,并从左路快速送出传中,由中路的混血前锋铃木武藏抢点破门。李铁赛后对这个失球仍有遗憾:“其实是一个(有机会抢到的)二分之一球,我们的中卫当时有些收了。”在他看来,此球与第70分钟在角球中所失的第二球,其实事出一处,“我们磨合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李铁说,自己的队员们在刚开场时有些紧张,他不忘明确点出其中的原因——“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代表国家出战国际大赛”。这便是李铁的优秀之处:他善于激发队员们的斗志,征召队员时挨个电话,明确他们为国而战的意愿,又在赛后毫不吝惜地感谢了所有部下;他明白球员们会想些什么,因为自己就曾是中国最好的球员,“看到他们,我也想到自己第一次为国而战,那是1997年1月,我也一样紧张。”

“她父母带大5个孩子不容易,那些年生活上有些困难。”张慧说。

东亚杯首战,对手是中国国家队都已经21年没能赢过的日本队,那么“中国二队”又将交出怎样的答卷?且不论结果,至少,在九德体育场的寒风中,能真切感受到一些氛围的转变。

据李明介绍,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由于生源不多,1997年左右这所子弟学校撤销了。后来。中石化九江分公司的三所子弟小学合并成立九江实华学校。

“她那时教小学的语文。”劳荣枝当年的同事李明记得,那时学校大约有20名教师,他和劳荣枝等人共用一个大办公室。在他印象里,劳荣枝穿着较时尚;那时她工资不高,每月300元左右。

位于长江边的九江市滨江东路,中石化九江油库对面有一片职工住宅区。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在这一带生活了20余年。

12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九江师范学校的原址,这里如今已成为九江市第十一中学的校区。多位已退休的九江师范学校老师说,听过劳荣枝的事,但对她在校情况没有印象。记者拨打了劳荣枝当年的班主任老师电话,但无人接听。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我觉得,她给我们教师脸上抹黑。”12月1日,劳荣枝当年参加工作时的同事、退休教师李明(化名)对澎湃新闻说。

直至伤停补时,董学升头球一甩,将比分扳为1比2,为这场开局心一热、中段凉半截的比赛制造了一个差强人意的结局,有人收获了证明,有人得到了安慰,也有人保住了面子。一切如同上一位中国籍主帅高洪波率国足在三年前的首尔打出的那场2比3一样,0比3时一无所有,2比3就成虽败犹荣。

劳荣枝曾任教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旧址。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摄

劳荣枝当年就读的九江师范学校旧址,现在是一所中学的校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摄

靠这么一批被认为非一线主流球员,集训了两次,能打出什么样的成绩,恐怕再乐观的球迷也不会有太多期待。但也是因为里皮的离职,“杂牌军”突然被赋予了一项意义重大的任务:如果再次输得凄惨,恐怕中国足球仅存的一点信心都会被消耗殆尽。又也许,由这支部队守住这条底线最为合适: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被里皮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而带领他们来到东亚杯的李铁一直志存高远,谁都知道他一直瞄着国家队帅位,但似乎没人敢贸然启用“土帅”。而如今,李铁和队员们都找到了翻身的机会。

“她比以前还是老了,年轻时更漂亮。”12月1日,与劳荣枝家同住一个片区的居民张慧(化)告诉澎湃新闻,她刚看过手机新闻上劳荣枝被抓后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了她。

12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九江实华学校。周日值班的保安万平说,现在学校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应该不认识劳荣枝。

李明透露,据他了解,当年劳荣枝的父母反对她与法子英交往,但无济于事。1996年,劳荣枝和法子英离开了九江。据法子英交待,那一年他与人打了架,便带上劳荣枝到外地逃避。

劳荣枝的母亲租住在职工住宅区一层简陋的红砖屋。据周边居民介绍,近年这位七旬老人常到外面捡废品卖。11月29日,劳荣枝被抓的事开始在小区里引发议论。没多久,劳荣枝的母亲被子女接走了。

■本报特派记者 沈雷

法子英、劳荣枝此后的经历充满了血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法子英伙同劳荣枝,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作案,先后杀害7人。

离开学校一年左右,20岁的劳荣枝认识了30岁的当地男子法子英。据法子英后来向警方交代,大约1994年,他在其朋友的结婚宴会上与劳荣枝相识,“当时她不知道我有家庭了”。

工人家庭出身,毕业于师范学校幼师专业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2月1日在当地采访获知,劳荣枝出身于石油工人家庭,1992年毕业于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此后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上班,成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可任教大约一年后,她就离开学校另谋出路。

1994年左右,20岁的劳荣枝认识了比她大10岁的有妇之夫法子英。两年后,两人离开九江,此后绑架、抢劫杀害七人。法子英1999年被执行死刑,劳荣枝则在逃亡20年后落网。

里皮挂冠而去,兵败叙利亚自然是直接导火索,但他拒绝带领国家队出战东亚杯,也是非常重要的诱因——正是这一决定,让意大利老帅被舆论斥责为领着高薪不干活,将他直接送上了道德审判席。不满和愤怒就此种下。在里皮走前,由李铁带领“国家选拔队”出战东亚杯的决策,就已经公布了。这一拨球员不是被国足逐渐边缘化乃至淘汰,就是尚未在国足建立寸功的新人,与其说是“选拔队”,莫如称为“(准)淘汰队”或“不够格队”。有趣的是,里皮离开后,“选拔队”才陆续增补了张稀哲、韦世豪、吉翔、杨帆等几位入围世预赛阵容、却没太多出场时间的球员。这小小的变化,多少藏着一些特殊的意味。

据张慧介绍,劳荣枝的父亲是中石化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湖北黄冈人,多年前已去世;母亲当年是公司里的“家属工”,如今70多岁。劳荣枝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其中三人在当地油库、炼油厂等石化系统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