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大文娱(优酷)掉队王兴嘲笑放弃已是倒计时

前不久,王兴在饭否上表示:“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阿里大文娱公关部负责人在朋友圈回应称,“美团不开茶馆真是可惜了一把手单口相声的表演癖好”。

这段公开互怼的背后,表现出来的其实是近年来以优酷为代表的阿里大文娱的颓势。阿里前段时间的财报中也显示,除了核心电商运营利润持续增长外,大文娱和创新业务板块运营利润都呈现出下滑状态。其中,大文娱更是成为了阿里内部的亏损王。

内部信中称,张勇在文娱管理会上重申了阿里巴巴做文娱的初心,即做出打动年轻人的好内容。“阿里文娱要为用户提供宝贵的精神食粮,这条道路很长,集团对我们有信心,我们也有足够的决心、信心、耐心。”

合并土豆之后的优酷,一直将重点放在UGC上。当行业风向已经转向了PGC与会员付费并行的模式时,古永锵仍然在强调UGC和广告创收,效仿YouTube大力推广用户自主生产内容。

然而,2014年是优酷的巅峰,也是掉队的开始。

王微结束了离婚官司后的2011年,土豆上市,但市场不看好,土豆上市首日下跌12%,市值仅7.1亿美元。随后在2012年,土豆被优酷并购。

此外,2019年,伦巴第大区财政警察累计缉获毒品1948千克,其中大麻891千克,可卡因183千克,其他毒品874千克。目前已有182名嫌疑人被捕,并扣押了33辆用于非法贩运毒品的车辆。(翁武平)

文娱产品及技术方面,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调任飞猪总裁,未来文娱技术线将由心石负责,并与算法团队等一道向樊路远汇报。另外成立OTT&体育中心,优酷OTT、优酷体育及阿里体育并入,由范驰负责,向樊路远汇报。范驰原为飞猪酒旅及国内生态业务负责人,更早则是口碑CEO。互娱事业部由黎直前负责, 向樊路远汇报。

近几年,优酷无论是从会员数、用户停留时长,还是爆款剧集、综艺数量等方面,都远远落在了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之后。

优酷转型并不算失误。当时,UGC平台很难找到盈利模式,而剧集和综艺能带来流量,撬动品牌广告。当优酷将方向转向版权和自制内容后,却离老大的位置越来越远。

有接近阿里文娱的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昨日庄卓然已在杭州与飞猪团队进行了会面,张勇以视频方式接入参与。

事实上,阿里文娱是在组织调整与升级中成长起来的。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于2016年10月31日正式筹建。其前身为阿里巴巴于2016年6月15日成立的阿里巴巴大文化娱乐板块,包括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娱8个具体业务部门。行至今日,阿里文娱更换了三任领导——俞永福、杨伟东、樊路远。

当然,亏损仍在,该季度阿里巴巴数字媒体与娱乐板块经调整EBITA亏损为33.78亿元,去年同期亏损为28.28亿元,同比扩大亏损。阿里文娱不再透露具体的订阅会员数量,但已知的是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会员已破亿的当下,会员增长依然是优酷的重中之重,技术与体验提升也依然是其未来要持续探索的路径。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之下获得更多、更好的内容,以保证自身竞争力。另外,内容之于阿里巴巴电商业务作用能否成功显露,并为其带来第二次增长,也许仍是阿里文娱要思考的问题,诚如内部信所言,这的确是一条很长的路。

对于以上调整,阿里文娱方面表示,阿里巴巴经济体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生态,这一次是再正常不过的轮岗,此外并未透露更多信息,飞猪方面也表示,系集团内部正常轮岗。

在严重烧钱却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优酷选择了投入阿里巴巴的怀抱。2016年,阿里以46亿美元全资收购优酷土豆。

今年是阿里巴巴开启文娱征程的第五年。它始于马云提出的“双H”(“Health&Happy”,健康和快乐)战略,并在其中承担了“Happy”的一环。阿里巴巴2020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显示,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第四财季收入为59.44亿元,同比增长5%,2019财年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这有赖于订阅收入的增加以及内容成本趋于合理化等因素——财报透露,优酷日均订阅用户在本财年和第四财季分别同比增长超50%和60%。

2009年,土豆网在上市过程中因为创始人王微离婚导致股权冻结,错失视频网站第一股的机会。2010年12月,优酷在纽交所挂牌,成为了全球首家在美上市的视频网站,优酷开盘首日大涨160%,市值超过30亿美元。

早期的互联网没有版权意识,UGC模式的视频是主流。

马云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阿里的双H战略,娱乐(Happy)和健康(Health),阿里大文娱对应的正是第一个H。阿里大文娱在财报中显示为数字媒体及娱乐,几经拆分合并,2019年财报中显示该板块包括优酷、UC浏览器、阿里影业、大麦、阿里音乐、阿里巴巴文学。

“中国的长视频行业比较畸形,好剧本好演员好的制作才有人买账,而平台付出的天价版权又赚不回来,但是不买版权又没有流量,像搜狐视频不买版权也就逐渐衰落了。”视频行业专家路遥提到。

果不其然,今日上午,阿里文娱发布内部信,任命李捷为阿里影业总裁,负责国内业务,任命张蔚为阿里影业国际业务总裁,负责国际业务,二人均向樊路远汇报。任命戴玮为文娱COO,向樊路远汇报,并成立文娱平台产品部,综艺和商业化团队继续由戴玮负责,内容运营与宣发团队并入,推进两者体系融合。

“那个时候优酷的市场份额占到25%,土豆有24%,合并后占了接近50%的市场份额。”优酷前员工张浩提到。他表示,早期视频平台的主要成本和亏损源是带宽,那时候没有版权,视频网站上都是盗版的内容,包括美剧,优酷当时整体的策略跟土豆一样,以PUGC(PGC和UGC结合的内容生产模式,即平台生产内容和用户生产内容结合)为主。

优酷从顶峰到没落,每一步都和其战略定位息息相关。

作为“三巨头”之一,曾经的视频网站老大,优酷的发展史足够辉煌。

2005年4月,土豆网成立,是全球最早上线的视频网站之一,随后,古永锵带着优酷面世了。2006年,优酷就成为了中国第一家日播放量超过1亿的视频网站。

在打击涉黑势力犯罪行动中,伦巴第大区财政警察对598名自然人和196个法人单位分别进行了司法调查,预防性扣押了不动产、公司股份等累计约1.05亿欧元的资产。

与此同时,伦巴第大区财政警察查出共有329人涉嫌洗钱案,目前已有25人被捕,涉案金额高达6.08亿欧元,已缉获约4.18亿欧元。

前述内部人士表示,庄卓然的调任与阿里巴巴集团在本地生活服务上的布局有关。阿里本地生活与美团点评在餐饮外卖、到店酒旅等多个领域擦枪走火,出生于1982年的庄卓然作为少壮派的代表,将奔赴新的战场——飞猪,这也是集团对其能力的肯定。该人士还称,于阿里文娱而言,优酷的会员战略不会变,向文娱产品技术基础设施方向迈进的脚步也不会停止。

2012年3月,优酷推出首档互联网全互动式脱口秀节目《晓说》,2013年10月,“2013网络第一神剧”《万万没想到》累计播放量成功突破2亿,优酷平台上也有“叫兽易小星”等达人。到了2014年,优酷月度使用时长居所有手机APP使用时长第三位,仅次于微信和QQ。

去年618调整后不久,阿里文娱宣布在宣发、产品技术和内容三个方面的全面打通取得阶段性胜利。而今,阿里文娱在内部信中强调:“每一次人员轮岗,都是一大步自我迭代。每一次组织变阵,都是下一个整装待发。”